Editsprings@163.com (周一至周日,9:00-23:00) | (周一至周日,9:00-23:00)

外国诗歌翻译应当保持异域风格还是汉化丨诗情话译,EditSprings,艾德思

网络 | 2019/01/10 10:39:57  | 107 次浏览



 

外国诗歌翻译究竟是应当把外国诗歌进行"汉化',化为中国诗歌模样,还是应当尽力保持外国诗歌的异域风格,这在中国依然是一个悬而未决/莫衷一是的问题.

 

谈翻译必须拿出实例,没有实例就应当免谈.今天小马君就为大家精选了一首外国诗歌及三位中国翻译家风格迥异的翻译,一起探讨一波外国诗歌翻译的"汉化'与"异域风格的保持'.

 

 

Elegy Written in a Country Churchyard

The curfew tolls the knell of parting day,

The lowing herd wind slowly o'er the lea,

The plowman homeward plods his weary way,

And leaves the world to darkness and to me. 

 

十八世纪英国著名诗人托马斯·格雷(Thomas Gray, 1716-71)的著名诗歌<写在乡间教堂墓地的挽歌>(Elegy Written in a Country Churchyard),上面为该诗部分节选.

 

 

丰华瞻译

晚钟殷殷响,夕阳已西沉,

群牛呼叫归,迂回走草径,

农人荷锄犁,倦倦回家门,

惟我立旷野,独自对黄昏.

 

 

郭沫若译

暮钟鸣,昼已暝

牛羊相呼,迂回草径

农人荷锄归,蹒跚而行

把全盘世界剩给我与黄昏 

 

 

卞之琳译

晚钟响起来一阵阵给白昼报丧,

牛群在草原上迂回,吼声起落.

耕地人累了,回家走脚步踉跄,

把整个世界给了黄昏与我.

 

 

豆瓣点评

三种译文的排列顺序是,最接近于中国传统诗歌语言的排在最前,最贴近英文原文的排在最后.

 

简单地说,就一般的文学阅读而言,上述三种译文无疑卞之琳的翻译会给读者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卞之琳译文之所以会给读者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或最能吸引读者的注意,是因为他的译文语言意象最新鲜,最别致,最鲜明,最生动,最有声有色.其他两位的翻译给人的印象相对不那么深刻,则无疑是因为他们的翻译语言多是俗套,即陈词滥调,是鲜明/生动/别致的反面.

 

假如说阅读外国文学作品相当于品尝外国餐,那么,卞之琳的翻译更有外国餐的味道,因而更好;郭沫若的有明显的中国味道因而等而次之;丰华瞻的又等而次之.换句话说,卞之琳的翻译最好,或曰价值最高.

 

从单纯的/技术性的英文学习和翻译的角度来看,卞之琳的翻译显然也是最好的,价值最高的.

 

为什么价值最高?因为卞之琳的翻译相比而言最忠实于原文,跟原文亦步亦趋,很容易跟原文对得上,对英文学习者帮助最大;再者,卞之琳如此翻译使英语原文的优美和原作者的诗才在译文中得到最充分的再现和表现,使翻译最充分地发挥了 文化传播和交流的功能 .

 

由于卞之琳的翻译读上去也跟原文一样形象鲜明,意象清晰,有新鲜的诗意,母语是汉语的读者读过卞之琳的翻译,可以相当有信心地跟英文读者讨论格雷这位十八世纪的英国诗人的著名诗作究竟有一种什么气象,意象,诗意,而这种讨论也会让英文世界的人无障碍地理解他们讨论的是格雷而不是卞之琳.

 

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母语是汉语的读者透过丰华瞻与郭沫若的翻译所能领略到的格雷名诗的妙处则要少得多.

 

读者读过丰华瞻与郭沫若的格雷翻译讨论格雷的诗歌艺术特色,难免会让英文世界的人感到迷惑不解,因为不懂英文的读者读丰郭二位的格雷翻译,他们所看到的多是丰和郭,而不是格雷.

 

例如,丰/郭两位在翻译中都明显地刻意追求汉语的地道和文雅,追求他们心目中的优美的汉语文学语言.在这种追求中,他们一路丢弃了原文诸多的重要细节,重要意象.例如,原文第一行里的"敲响丧钟'这一非常重要的意象就被丢掉了.

 

这种丢弃是严重的问题,甚至是致命性的问题.因为诗歌的头一行一般来说总是先声夺人的一行,是给整首诗定下基调的一行.因此,头一行当中的重要词语及其意象总是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丢弃了头一行当中的重要意象,剩下来的就只能诗的残渣了.

 

例如,杜甫著名的绝句"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假如把这首诗头一行当中的"黄鹂鸣翠柳'意象丢弃,就会导致那一行诗乃至整首诗不再是诗,而只是诗的残渣/残片了.

 

更要命的是,丰/郭两位在翻译中刻意追求汉语的地道,追求他们心目中的优美的汉语文学语言时,不但丢弃原文诗歌当中的至关重要的意象,而且还添加原文所没有的东西.例如,在两位的翻译中都有"荷锄'的说法,但原文当既不见"荷'(carrying)也不见"锄'(spade).

 

通过如此这般的删减和添加,丰/郭两位翻译的格雷就面目全非或至少三分之二非了,就不再是格雷,而是丰与郭了.于是,认真读丰/郭两位的翻译的读者就必然受误导.读者凭借这种被误导的阅读来跟英语读者讨论格雷,闭口不谈原诗中的惊人意象"敲响丧钟',却津津有味地谈论子虚乌有的"荷锄',一定会让英语读者坠入五里雾中.

 

丰/郭两位的翻译因此不是有助于而是有损于文化交流,不是有助于而是有损于读者对外国文学的阅读/欣赏/借鉴,不是有助于而是有损于中国学子的英文学习.

 

 

 

更多科研论文服务,动动手指,请戳 论文润色投稿期刊推荐论文翻译润色论文指导及修改论文预审

语言不过关被拒?美国EditSprings--专业英语论文润色翻译修改服务专家帮您!

上一篇:【严正申明】关于我公司网站被恶意抄袭严正声明

下一篇:图什么渠道可以快速检索EI期刊EISCI期刊的发北京天下信息网,EditSprings,艾德思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凡注明来源为“EditSprings”的论文,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EditSprings并附上论文链接。

最热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