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springs@163.com (周一至周日,9:00-23:00) | (周一至周日,9:00-23:00)

番禺日报数字报,数字,日报,EditSprings,艾德思

网络 | 2018/12/04 14:36:50  | 107 次浏览

   □小  新   箭镇,邻近新西兰南岛皇后镇约二十分钟车程的一处小镇,曾因一段短暂的淘金历史闻名于世,如今这处据说拥有全新西兰最美秋色的观光胜地,因一年一度的国际金秋文化节而重新吸引世人目光.

  很难用言语形容箭镇的秋色,说美丽太过平淡,说惊艳有些接近,说迷人略显疏远,仿佛只有极致二字,才是恰当的.从皇后镇出发,途经一段环山公路,行至山顶,俯瞰小镇全景,心已沉醉不已.在晨光映射之下,整个小镇被温柔地包裹于一片纯粹的金黄之中,熠熠发光.抵达小镇,我们才发觉此时正值金秋文化节,游客如织,好不热闹!虽然这搅扰了我原本期待中的宁静,但不失为一次惊喜遇见!

  漫步于小镇中心的白金汉街,数十间白色单层平房沿街矗立,两百年前它们曾是外来欧洲淘金人的栖居之地,如今已成为小镇里最引人驻足的游览景点!小镇的梧桐树早已一片金黄,无论是挺拔直立的街灯边,简洁雅致的餐厅前,驻足远望的山坡上,还是眼前的丛林小径间,这仿似炫耀的金黄色随处可见!偶尔见着几株被秋天染成酒红色的枫树,或优雅站立,或放肆生长,那自由张开的枝桠,为这种少见的红色增添了些许俏皮,更将这一整片的金黄衬托得愈发浓烈,充满生机!

  小镇附近有处丛林溪流,看似普通,细问之下才知,这就是两百多年前令无数淘金人为之疯狂的箭河!走近观赏,整个河面在正午阳光的直射之下微微泛着金光,宛如一条金河!

  19世纪中叶,箭镇淘金热吸引了众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淘金人,他们大多数来自欧洲,少部分从澳大利亚闻讯赶来,当然最最特殊的,是因贫困离乡,不惜万里来圆淘金梦的华人淘金人!眼前的这条箭河,就曾默默见证着这段值得国人缅怀的历史.箭河旁的山坡上至今仍保留着当时华人淘金者的居住区,游览指示牌赫然写着Chinese Village.这片据考建于1871年的华人社区,曾聚居约20名华人.他们绝大多数来自广东,并普遍有着亲戚或裙带关系,于异乡彼此照应,艰难生存,唯一支撑他们的,是尽早攒够200新西兰镑,带回家乡,重新生活.

  据考证,自19世纪60年代末至80年代,新西兰华工总数曾达到8000人,其中多数聚居于新西兰奥塔哥南部与西海岸地区.19世纪70年代,这群沉默寡言而坚韧不拔的外来者曾占奥塔哥南部金矿区总人口的17%,矿工总人口的40%,生产的黄金量占矿区总量的30%.当时,在西海岸的每位华人矿工约每年赚取12至14新西兰镑,而在奥塔哥南部则能赚到77新西兰镑,其中尤以箭镇金矿为甚.

  就这样,一批怀揣淘金梦的广东矿工在此定居,他们多数为年轻小伙子,有些在家乡刚刚新婚,便收拾行囊,奔赴远方,在抵御新西兰冬日严寒时亦忍受着更为难熬的相思之苦,白天他们辛勤劳作,夜里找些娱乐打发时间.

  华人村最大的一处房子是当时的亚林商店,亚林是店主的名字,这个身材瘦弱,平素寡言的中国男人,被当地人亲切称为Ah Lum,是村子里唯一一位懂英文的华人.在亚林商店里,Ah Lum为两国客人提供翻译/写信或非正式的金钱借贷,很快这里就成为远近闻名的华人社区中心与非正式银行,身处异乡的游子们白天埋首苦干,晚上来到这里,抽烟/喝洒/闲聊或趁兴赌上一局.某个寒风凛冽的清晨,Ah Lum在箭河做工时,曾奋不顾身救起一位落水的欧洲矿工,此举让他迅速赢得欧洲淘金者们的尊敬,亦扭转了他们对华人矿工最初的歧视与成见.

  然好景不长,凭借中国人天生的吃苦耐劳精神,华人矿工赚取的淘金收益愈来愈多,并最终引起欧洲矿工以及新西兰政府的不满.1881年,当地政府颁布法令禁止华人移民并限制华人返乡,令许多华人的淘金梦就此破碎.无奈之下,华人淘金者只能转移重心,依靠传统农耕技艺过活.在如今的华人村旧址,我们依然能看见山坡上有几处围栏隔出的田地,也就是传说中的菜园子,我们坚强不屈的先辈们,在现实的压迫之下重新拾回老祖宗靠土地吃饭的本领,在这方寸之地,种上马铃薯/玉米/卷心菜/醋栗与草莓,每逢集市日运到箭镇城区,卖给当地居民,也有些农户干脆手捧粮食,在镇里挨家挨户推销,以此赚些额外收入.

  1890年,箭河的金矿几近挖空,欧洲矿工很快离去,奔赴下一个淘金点.华人矿工的去向各自不同,大部分人选择返回中国,一部分人前往西海岸继续淘金,另一部分人则留了下来,在当地寻找新的工作.然而此时的新西兰政府依然对华人充满敌意.1898年,政府颁布的老龄退休金法案明确将华人排除在福利享受人群之外,可怜不少年事已高,在异乡漂泊数十年的年老矿工,最终只能靠近邻接济度日,过着极其孤独的晚年生活.然中国历来讲究落叶归根,当时这些老人的遗愿出奇得一致,希望去世后自己的遗骨能被送回家乡.但这在当时并非易事,一来愿意接济送返遗骨的华人不多,二来因长年背井离乡而与亲人失联的老人不在少数.最令人唏嘘的,当为1902年最后一艘运送中国华人遗骨的轮船在驶至新西兰北部荷基安港时不幸触礁沉没,船上500具华人遗骨也随之长眠海底.

  离开箭镇前,我被拥挤的人潮推至一处活动现场,原来金秋文化节的主办方正在这里举行一场业余筛金比赛.比赛规则很简单,参与者将主办方已经备好的箭河泥沙,倒入筛盘,放入清水里一遍遍筛洗,直至看见沙里的碎金为止.我正寻思着这河里的金子应该早被淘完了呀,就被一位热情的新西兰大叔拉入筛金人的行列!出乎意料的是,仅过了五分钟,我竟真从满盘泥沙里淘出三小片碎金子!手捧这突如其来的战利品,我赶紧拍照留念,心想这果然是条金河!

 

 

更多科研论文服务,动动手指,请戳 论文润色投稿期刊推荐论文翻译润色论文指导及修改、论文预审

语言不过关被拒?美国EditSprings--专业英语论文润色翻译修改服务专家帮您!

上一篇:艾德思:写给医学工作者——职称论文快速发表策略

下一篇:法律诊所方面的小论文格式要求与社区综合服务站相关论文中的参考文献,论文,格式,EditSprings,艾德思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凡注明来源为“EditSprings”的论文,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EditSprings并附上论文链接。

最热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