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springs@163.com (周一至周日,9:00-23:00) | (周一至周日,9:00-23:00)

艾德思:做学术期刊的审稿人是怎样的体验

论文润色 | 2019/06/27 11:38:38  | 274 次浏览



入坑许多年,在计算机视觉和机器学习方向,作为邀请审稿人审了大概80,90篇文章投稿,各种档次的会议和杂志都有(好的如TPAMI, IJCV,CVPR等等).我来谈谈我的心得体会. 首先,审稿本身对于审稿人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目前绝大多数的审稿是无偿审稿,研究者出于学术职责,更好地服务于学术社区,而接受editor/area chair的审稿邀请.我在审阅一篇跟我研究方向一致的文章的时候,大概会前前后后花4-5个小时.而当幸幸苦苦誊写完r审阅建议的时候,还是匿名提交(double blind or single blind)=,=.所以作为文章审稿人,在审稿过程中并没有任何物质回报,还出于义务花费了自己的大量时间,在此向广大期刊和会议审稿人致敬:). 我自己所在的计算机科学的人工智能研究领域,更重视顶级会议文章,如CVPR,ICML等.审阅这些顶级会议的文章往往要比审阅期刊投稿有意思,因为投稿这些会议的文章都一般是最新研究工作,审阅人可以比常人更早的看到这些工作.不过,这个更早看到最新研究工作的优势也随着最近大家一投稿就放arxiv的趋势抹去了.这些会议文章审稿都是double blind,就是审阅人和投稿人都不知道对方是谁.审稿过程中还会有rebuttal阶段(作者根据接收到审稿建议后进行反驳和进一步解释的过程),以及审稿人之间的讨论和最后投票阶段,这之中有些时候会变得挺有意思.比如说,在最后审稿人讨论阶段,当两个审稿人之间对于这篇文章建议出现分歧的时候,有时候他们会争锋相对地fight for or fight against这篇文章,产生一些蛮有见地的学术争论,而area chair/editor会作壁上观,根据这些学术争论来最后定夺是否接收这篇文章.不过,很多时候审稿人只会根据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对一篇文章接收和拒绝与否达成共识. 目前审稿过程中,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conflict of interest.一般来说,area chair/editor在分配文章审稿任务的时候,会将跟审阅人研究方向一致的投稿文章分配给该审阅人.比如说,我自己以前过视频行为分析,目前做场景理解和深度学习方向,那么我每次收到审稿任务基本都是这两个方向的.很多时候,审稿人自己也在这个会议这个方向有文章投稿.那么,审稿人自己投稿的这篇文章跟这个同一个方向的文章审稿造成了conflict of interest.虽然这两篇文章会被不同的审稿人审阅,但审稿人自己有了难以避免的偏见.审稿人在审阅文章的时候大部分时间是在对文章'找茬',即努力寻找该投稿文章的不好之处,而不是寻找文章的好. 这其实也无可厚非,只是想提醒广大投稿者:审阅人其实是'杀手',投稿之前请尽量把文章封装得无懈可击,不要给审阅人留明显的攻击漏洞. 另外,审稿人在审阅文章的时候,一般都会假设作者是诚实地实现了文章里面的实验结果,审阅人本身并没有义务去实现文章里面的方式.这一点也有个别不诚实的研究者钻空子,比如说今年ML圈子里闹得沸沸扬扬的NIPS'16文章SARM撤稿事件( ),我就只能呵呵了. 现在AI,CV等研究方向非常火,文章投稿数量极度增加(比如说今年CVPR投稿3000多篇,4,5年前我记得只有1000来篇),这导致的一个严重问题是合格的审阅人数量不足。

一篇文章得有3个审稿建议,3000篇文章就得有9000个审稿建议,假设每个审稿人可以审阅大概6篇文章,还得去找1500个合格审阅人,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合格审阅人不足的一个直接结果是录取的会议文章质量会受影响.今年NIPS的审稿过程就挺乱,录取的文章质量也是参差不齐,我就不多吐槽了.以后的投稿者,也将继续面临审稿建议的方差很大的问题. 最后,我再分享几点独立于文章内容本身的意见: 1.跟相亲似的,审稿人对文章的第一印象非常重要.图表弄漂亮些,错词少一些,语句流畅些,对审稿人是基本的尊重,这都是通过多花时间可以达到的. 2.文章排版能用latex就不要用word. latex上手可能慢一些,但是掌握之后就再也没法直视word排版出来的文章了.这里有个比较好的latex入门:<不太简短的latex教材>( http://www. mohu.org/info/lshort-cn .pdf ).其实快速扫一遍,然后下载个好的latex template直接往里面填东西,边用边学就好.写latex比写python还容易. 3.做图表能用矢量图就不要用标量图.pmatlab可以导成eps或者pdf,这样就是矢量图了,放大多少都不会失真.我审稿时凡是看到标量图的图表,该文章档次就会下降一格. 补充: 1. 有同学问到杂志文章审稿建议下来之后怎样写回复(response to reviewers).这里一个原则是,如果收到的建议时major revision及以上,认真修改文章以及事无巨细并且平和地回复审阅人每条建议,文章最终基本都会被接收.其实说到底就是跟审稿人磨洋工,每个问题都回答了,磨到审稿人说可以了,文章就接收了. 2. 审稿人偷idea的问题.很不幸,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种事情难免发生.嗯,全靠审稿人的修养了.. 3. 多谢意见,已修改一些英语字词. 

给您讲个审稿的小故事吧.

一: 那一年,我才博士三年级,刚过了资格考,学了很多新鲜的知识.那一年,我认识了一位四十出头却已名满天下的大牛.彼时,他被邀请作为一个中国重要管理学期刊的特刊的特约主编,需要审稿人的参与.也许是他欣赏我导师的成就,也许是他认可我的训练,我幸运地成为了那期的审稿人.可是您知道学术界每一次出场都是秀?多位老教授语重心长地跟我说:"Every talk is a job talk.' 作为年轻学者,如果表现得不好,那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如果可以出色发挥,那也有可能得到大牛的欣赏.这次审稿,或许是我的一个机会?

t我知道大牛并没有考虑那么多,他只是人手不够了.做中国管理组织,又做社会责任这块的,也许在他的个人网络里,找不出其他人了.但是对我来说,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我需要的是一次表现自己能力的机会.

t放在我面前是两篇文章.一篇是跟企业捐款有关,一篇是跟环保责任有关.从来不喝咖啡和茶的我,泡了一杯茶,选了一个安静的下午,端坐在电脑前.巴塞罗那的海风吹拂过温暖的屋子,但是我的眼神已经牢牢锁定在屏幕前.这样一个半天过去,又一个半天过去了.终于,我舒展了一下眉头,起身活动了一下身子.面对总共二十多页的要点,我露出了一丝微笑.将这些要点进行简单的编辑以后,给每篇文章都提了十几个批判和修改意见,我轻轻地按了'Submit'键.

二: 偶遇一位师兄,已经在香港担任教职了.看他已经即将在顶刊发表,自然也想请教请教.聊到哪次审稿,我颇为得意地告诉他,给了很多很多有指导意义的修改建议.师兄笑了笑,淡淡地说:" 呵呵,是啊.我们这样年轻的学者,就是喜欢写很多,倒是大牛们,往往寥寥数语,却言简意赅,直击要害 .' 我当时愣了一下,没有料到这样一个回答.话题虽然转移去了其他地方,他的那番话却就此刻在了我的脑海中.

三: 大牛将两篇稿子都通过了初审,并且向我发回了他们的修改稿.第一篇,我当时是满怀希望的,给了一个"主要修改(major revision)',但是看下了却有点失望.虽然在数据和方式上有了改进,但是理论上却只是敷衍了一下我的意见.为了给他们有意义的意见,我自己额外阅读了主业之外的文献,而他们只是象征性地引用了我提供的文献,并没有把那些文献的观点融入到他们的内容之中.原本的好印象,一下子跌到了低谷.第二篇,我当时是颇为鄙夷的,除了基本的步骤没有做好,理论的贡献也值得怀疑,我毫不犹豫地给了一个"rejection'.但出人意料的是,最新的版本,不但修补了之前的技术错误,也非常认真地采纳了我的意见.

t大牛既然是客座主编,也是需要结合我们审稿人的评论,给予具体的指导建议的.有的时候,大牛会引用我的要点,而有的时候则避开了.从首轮审稿完毕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几个月,自己的知识力也有所增长.突然发现自己当时提的有些点,其实有些想当然,而大牛竟然全都避开了.这时候,心里有一点羞愧,又有点庆幸.羞愧的是,暴露了自己的不足,庆幸的是,我的一己之见,可能没有伤害文章的作者(们).

四: 当那期特刊正式刊印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接近毕业了.这几年,我又增长了经验.大牛们如果想拒绝某些稿件,最喜欢把他们送给博士生审阅.因为博士生们都急于表现自己,肯定会投入极大的热情,来给论文挑刺.听到这,我心里一凉.

t然而,第二篇论文居然被接收了!这内容,这思路,这数据,必须是我当时审的稿!于是,我终于看到了那些作者的名字.有国内资深的老教授,也有年轻的博士生.我庆幸自己当时略带鄙夷的语言,并没有浇灭他们的热情,也没有影响他们的职业发展.

五: 当我自己投稿的时候,终于也是收到了三份审稿建议.第一篇,相对短.第二和第三篇,相对长.为了有效地回应第一篇,我和我的和作者们奋斗了半年.我原先很不乐意,因为要搜集新的数据,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最终的结果更加稳健了!

t也许第一位审稿人是对的,我们没有有效地控制一个重要的变量,而这个变量背后的机制一旦得到控制了,我们所论证的新机制就更加清晰了.

t看到他/她 那么短的几句评论,我们却做了半年.也许他/她就是一个大牛?

看到其他审稿人长篇大论,也许他/她们是博士生?或者是像我现在一样的需要证明自己的年轻教职?

六: t批判容易,建设难.

t若要批评,有建设性地批评."如果您再做一次这方面的分析,那么我觉得您的说服力就更强了' "如果您可以充分结合理论A和B,那么我觉得您的理论贡献就更大了'.

"Always be a little kinder than necessary.' – J.M. Barrie 附:我还写了六篇学术导向的问题,希望可以帮助到您:

学术研究中资质或天赋跟勤奋哪个更重要?

导师的选择和意见?

在国际学术会议上怎样社交?

第一次写学术文章无从下手怎么办?

怎么问教授要推荐信?

应该采取什么策略读文献?

经济专业,也来说说审稿的一些体会吧.

1. 所谓双盲单盲其实只是徒有其名而已,实际上就是单盲——也就是审稿人知道论文是谁写的,但是作者不知道是谁审的稿. 别的行业我不清楚,但是经济类的论文,大家在工作文章阶段就已经贴到各大文章库或者自己学校的网页上了,比如SSRN,所以只要Google搜索一下,想知道谁是作者不难.

2. 为什么审稿人会比较挑剔,这个其实只是说明审稿人是符合激励理论的.即便审稿人完全能够判断文章的质量,但是因为如果选择了让作者修改,那么修改之后基本上还是自己审稿,而第二次审稿是没有金钱乃至于非金钱报酬的(第一次审稿一般也没有金钱报酬,但是您会倾向于接受因为您可能想给编辑一个良好的印象,有助于自己发论文,但是接受了之后,第二次审稿只是第一次审稿的自然后续,激励明显不足),所以当论文可发可不发的时候,理性的审稿人会选择拒绝(拒绝了明显该发的论文是有风险的,因为编辑一般水平都不错,编辑会觉得您这个人不靠谱,从而损害自己的信誉;而可发可不发的,拒绝掉没有风险,然后节省了自己的负担).所以有些时候真是要希望审稿人不那么"经济人'.

3. 其实审稿人是谁,作者有时候也是可以猜的.我有次接到过一个非常负面的评价,我看了之后就知道他是谁了,因为在一次会议上,他也是很不喜欢这篇论文,提的问题几乎就和我接到的评审建议原封不动.投稿落到他手里审,我也是自认倒楣.所以如果之前评论过自己审的论文而不想被猜出来,就别和当初提的建议写的一样.

4. 如果编辑和自己熟,审稿建议可以写的自由一点,突出重点即可.如果编辑和自己不熟,只是第一次合作,一般来说在开头声明自己的研究领域是一个受欢迎的行为,这也给编辑一个信号,让他知道您的建议主要和哪个方面有关.比如说:"我的领域是XXXX,我主要就XXX方面提出自己的建议'等等. 一般没什么突出问题的,我会写word的3页左右,我感觉这是一个比较体面的字数和页数,对审稿人来说,评语不仅仅是写给作者看的,更重要的是给编辑看.这是为什么junior喜欢写很多很细致的建议,而senior喜欢"言简意赅'背后的激励因素,因为senior不那么在乎编辑的印象.所以等什么时候自己能做编辑了,再给人半页纸的评语吧^_^

5. 被拒和被录都有可能被邀请审稿.并且有时候开会碰到某些杂志的编辑,会后聊天他记住您的领域了,也会在之后某一天邀请您审稿.

6. 论文的质量确实千差万别,有些论文我会纳闷为什么他们敢投…… 有些论文我会觉得投亏了,应该可以发到更好的杂志.对于前者直接拒掉,或者重度修改外加暗示性的拒绝,后者选择轻度修改或者直接接受.

7. 审稿后,会对投稿的畏惧心理小一些.我过去的一年大概审了同一个杂志的4-5份稿件(该杂志在相关领域还可以,属于国内分类的B,second tier field journal),基本上全都拒了.真不是我挑剔,我是很想发掘亮点给过的,但是有些错误确实太触目惊心,那都不是什么"您的创新点在哪里啊?' "您对XX的定义不清晰'这种大路货式的问题,是在根子上直接用一种很扭曲的方式去建立了一个很扭曲的模型,然后得出一个反常的结论这种,给过就没天理了.所以我就得出三个结论:要么编辑是专门给我烂稿让我审,要么是我这个领域投这个杂志的都是烂稿,要么就是平均投稿水平就这样,所以撑起来了10%左右的录取率.想来应该是第三种可能性较大.

 

更多科研论文服务,动动手指,请戳 论文润色投稿期刊推荐论文翻译润色论文指导及修改论文预审

语言不过关被拒?美国EditSprings--专业英语论文润色翻译修改服务专家帮您!

上一篇:【严正申明】关于我公司网站被恶意抄袭严正声明

下一篇:艾德思:浅谈期刊论文引文行为的不确定性因素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凡注明来源为“EditSprings”的论文,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EditSprings并附上论文链接。

最热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