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springs@163.com (周一至周日,9:00-23:00) | (周一至周日,9:00-23:00)

艾德思:中国诚信倒数第一?任何时代清醒都是奢侈品

论文润色 | 2019/07/01 11:36:08  | 264 次浏览

1870年,6月20日,天津.

天气酷热,人心浮躁.

一个人贩子被官府抓了,他秉持遇事就把水搅浑的原则,声称自己受了法国教会指使.

至于动机是什么,他非常聪明地归为巫术邪教,说传教士们拿小孩子的眼珠做药材.

脏物的出现,更让群众坚定洋教士的罪恶滔天,于是 家仇国恨喷涌爆发,大家焚烧教堂,打死多人,其中还包括30名中国信徒.

这就是"火烧望海楼'事件,事后才知道,那些球状物,其实是腌制的圆头蒜......

 

近期美国Science (科学) 杂志,发表了一篇关于全球诚信的文章,一时引起轩然大波.

 

顺着这个话题,还诞生了很多10万+的论文,有diss作者的,说这个研究为反华势力提供了弹药.

 

▲某大号的论文

也有抗议Science (科学) 杂志的,说,中国人的声誉不值钱吗?

 

当然,还少不了众人的声讨,将这视为对中国的有意为之和歧视.

 

 

 

是可忍孰不可忍,当时就准备写篇论文,怒怼Science杂志.

可是,我又转念一想,当下我看到的都是二手材料,事实会不会真是这样呢?

后来,我查了相关材料才发现, Science杂志并没发表什么<全球公民诚信排名>的论文,也没得出"中国人的诚信全世界倒数第一'之类的结论.

这起事件起源于几天前,Science 发表的一篇文章,标题叫<全球的公民诚信>.

 

这篇文章涉及一个实验,其步骤分为5个:

1/4个研究员在40个国家的355个城市进行研究;

2/道具是17303个"捡到的'钱包,其中有的钱包有少量的钱和一把钥匙,有的钱包则是空的;

 

3/研究员将这些"捡到的'钱包交给相关公司/部门;

4/相关公司有以下几种:银行/剧院/博物馆/邮局/酒店/警察局;

5/钱包里只有电子邮箱这个联系方法,100天内看相关公司人员是否联系失主.

总结一下: 4个研究员,在40个国家的355个城市,故意将"捡到的钱包'交给工作人员,看有多少工作人员会通过邮箱联系失主.

这个实验的本意,不是为了把全球各国的诚信进行排名,而仅仅是想证明两件事:

1/一个人的诚信,与他可能获得的物质利益之间,是否存在某种关系?

2/物质获利,是否会影响人的诚信行为?

然而,实验中的一个统计表却惹了祸,因为统计表显示,在"空钱包'归还率上,中国工作人员的得分最低.

 

文章也因此改头换面,变成了 <全球公民诚信排名,中国倒数第一> 的模样.

谁是始作俑者?不得而知,只是这条消息,刺激了大家的敏感神经,纷纷讨伐Science杂志和作者.

Science和作者确实也有点冤,他们从始至终都没说,归还率低就代表国民诚信度低,也没把每个国家做比较,更没说中国人的诚信倒数第一.

 

这说明中国人对有钱的钱包,有更高的归还意愿,这是利他因素和耻辱感共同作用的结果.

您看,这才是Science真正想表达的,而所谓"中国诚信排名倒数第一',是中国媒体人的误读,或者干脆就是有意为之.

总之,这顶脏帽子是我们自己戴上的.

"空钱包归还率低'就等于国民诚信度低, 这是一个错误百出,不攻自破的结论.

且不说,在中国仅仅安排400个钱包,根本说明不了什么,毕竟样本太少.

而且,影响中国人"空钱包归还率低'的因素有很多:

比如,中国人不习惯用电子邮件,实验方却要求工作人员通过邮件联系失主;

即使实验方对上述两种因素,进行了控制 (文章称实验已经考虑上述两个因素) ,但仍然有很多看不见的因素,制约着人的行为.

实验中,工作人员没有联系失主,并不代表私吞了钱包,按中国的常规做法是,放到失物招领处,由失主自己来认领.

 

对价值的判断,也是影响行为的重要因素.

欧美人士对自己的物品,拥有非常强烈的归属感,哪怕这东西再小,再不值钱.

在这种价值观判断下,他们拥有更多动机,来联系失主,归还空钱包.

试想如果您是酒店工作人员,收到这样一个"透明的名片夹',您会用邮箱联系失主吗?

恐怕您还以为,这是失主有意丢掉的.

 

除此之外,我还认为有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 中国人的戒备心比较重 .

那名片上仅有一个邮箱地址,没有电话,没有地址,又是一个陌生人没头没脑送来的,您会联系这个邮箱吗?

您应该也会有些顾虑吧,担心有陷阱,因此不发为好......

您看,仅仅依靠上面这些常识,就可以洞察出,以"空钱包归还率低'来推导国民诚信度低,是多么的荒谬.

既然如此,怎么还会有那么多人上套?

想必不良媒体功不可没,他们不会求证事件的真实性,只看能不能激起大众的情绪.

就像一个大号号主曾在论文里写过的,"操作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太容易了......'

 

当大众都在叱骂Science (科学) 杂志反华时,有些情况,您可能并不知道.

今年3月份,美国联邦调查局,对在美工作的中国科学家,进行不公正待遇.

随后,十八位华裔学者,联合写了一篇名"Racial profiling harms SCIence' (种族定性危害科学) 为题的通讯论文,言辞激烈.

没有杂志社愿意发表,唯独Science杂志进行了刊登.

由于影响力较大,美国官员被迫回复.

即使现在,您仍然能在SCIence官网上搜索到这篇论文.

 

▲官网

今年5月,美国对与中国有密切往来的华裔科学家,以国家安全为由,进行隔离或者解雇.

随后Science的前主编 Albert Bruce 在 Science发表论文,题目为<对美国科学的两大威胁>,谴责美国对华裔科学家的排挤,会导致美国科学的倒退.

 

▲官网

以上事件都是今年才发生的事,短短时间,Science的立场应该不会有如此之大的变化吧?

其实,了解Science的人都知道,这就是一个纯粹的科学研究网站,没有什么政治立场,仅仅为推动"原创科学研究和发展'.

如果一个纯粹的科学实验,仅仅因为中国某项得分较低,我们就跳过技术辩论环节,直指对方的居心叵测和政治阴谋,那是不是显得我们过于脆弱?

相信这篇论文注定是要挨骂的,很多人会说我为美国杂志洗地,因此不爱国.

2012年9月的成都,大众反日情绪高涨,到处寻找假想敌.

"爱国者'中的一位,看到一个穿和服的女孩在饭店吃饭,于是大叫:"把她揪出来!'

那女孩是国学拥趸,那天是参加一个国学活动......

这是一张拍摄于1936年的照片.

 

直到1941年才将他释放,1944年兵源匮乏的德军,将刑满释放人员也征召入伍,奥古斯特·兰德麦塞尔也在其中.

1991年,这张照片重现光日,众人也折服于奥古斯特·兰德麦塞尔的独而不群,在那场罪恶的雪崩面前,他是少有的无辜雪花.

清醒在任何时代都是一个奢侈品,它比激情更可贵,它是观点与行动之间的自留地,让您不陷入人云亦云的迷惑中,而能自问一句:" 为什么如此?'

清醒也是人类心智的驱动器,它比情绪更高级,它是理性和暴戾天平上的重要砝码,让您不沉浸喜怒哀乐的设定中,而能追问一句:" 何以见得?'

在此作用下,我们对已经预设好的答案失去了抵抗力,我们对不合口味的观点冷眼相对,最终我们也将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沦为一颗没有思想的棋子.

 

 

更多科研论文服务,动动手指,请戳 论文润色投稿期刊推荐论文翻译润色论文指导及修改论文预审

语言不过关被拒?美国EditSprings--专业英语论文润色翻译修改服务专家帮您!

上一篇:【严正申明】关于我公司网站被恶意抄袭严正声明

下一篇:艾德思:怎样才能产出一个高质量的基金本子?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凡注明来源为“EditSprings”的论文,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EditSprings并附上论文链接。

最热论文